[正心诚意] 限制别人的表达自由就是限制自己的思想自由|盛洪

限制别人的表达自由就是限制自己的思想自由

——在2013年7月27日会议上的发言

盛洪

我们早上提到过科斯教授的思想市场的概念,思想市场实际上是经济学家支撑“表达自由”的一个论据,表达自由是非常重要的,它应该是一个社会最基础性的宪政原则。美国有一个“宪法第一修正案”,中国有一个类似的宪法条文是宪法第35条,它也包含着“自由表达”的含义,我们具体不去讨论。

Unirule的定位在哪呢?Unirule其实就是思想市场上的一个参与者,我觉得我们非常清楚。我们其实面临很多竞争者,我们怎么保证我们的竞争活力,具有竞争的优势呢?我觉得没有别的很好的方法,就是要尽量说“正确的话”。怎么说正确的话呢?我觉得就是要去探究所谓的天则。

    我最近写了一篇文章,我讲天则就是天道,天道就是最高的正义。它到了人间,每个人按照儒家的话说是“各正性命”,知道自己的边界,也要尊重别人的权利边界,这个社会所有的个人共同组成一个幸福的社会。我们要探究人和人之间的关系。这个正确跟过去很多时候的“正确”不一样,很多时候我们在辩论的时候说“你错我对”,我们并不想说我正确你错,你哪天不高兴把我关了,就是因为我对了你错了,我觉得这不是真正的正确。“正确”既然是追求天则,既然是各正性命,尊重自己的边界,尊重别人的边界。我们要期待这样的结果,这个结果就是我说的话,我做的事情,最后也要使你有一个反应,有一个互动,我们双方共同的互动达到一个结果,这个结果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,也对这个社会有好处,这是我们对正确的理解。这些年我们一直是这样做的,包括我们处理一些很具体的小事情。

    我讲一件事情,这件事情在Unirule历史中是挺极端的事,但是也是很有戏剧性,我印象非常深。大概2005年的时候,我们礼拜五接到了房东的最后通牒,说请你们下个礼拜一从这儿搬走,你们要不搬走我们就停水停电禁止员工进来。这是一个非常无理的要求,这肯定是我们也做不到的,而且作为一个房东,如果是理性的不会这样做,我们知道这里面有很多很蹊跷的事情。我们做各种各样的安排,我给房东(物业)写了一封信,其实也是去寻求这样一个互动的结果。最终这个事情没有发生非常激烈的冲突和对抗,这件事情就过去了。我也知道,房东(物业)背后其实也有一些人,应该说他们并不明白Unirule做什么。我也跟相关方面去沟通。类似事情发生很多,经常是我猜测是你做的我给你的头儿写信,最后我会说“随信寄去我的几本书,请闲时一读,如果我们有机会可以坐在一起喝茶。”现在很多人怕他们请你喝茶,我是请他们喝茶,但他们从来没找我喝茶。我的意思是说,其实我们要做的事情是这样的事情,我们希望有一个互动,最后达成一个对双方都有好处的结果,对这个社会有好处的结果。当然这是具体的事情。其实我在想,我们现在所提的建议,我们说正确的话,之所以叫“建议”,是我们从来不想损害建议的对象。

    举一个例子,比如说我们主张思想市场,主张表达自由,我们主张相关的行政部门遵守宪法第35条,其实我们这么说的时候,我们是对对方充满爱,为什么呢?是因为如果你不遵守这样一条的话,最后受害的是你自己。为什么呢?是因为我们讲一个很简单的道理,就是你如果限制别人表达自由的话,那你一定在限制自己的思想自由。因为你不许别人说这个说那个,其实给自己思想划了一个界限。比如说你不许别人说宪政,其实你给你思想划一个界限,你不能想宪政。那么你不许说这个,不许说那个,你会接触更少有关信息,你也会不能够接触古今中外所有的人类智慧精华,对你不是有好处,是有坏处。所以我近几年经常会感觉到一点,有关行政部门的官员越来越笨,越来越傻,一张嘴就缺乏常识,可能是受害于对自由表达的限制。我们主张自由表达的时候,我们是对建议对象充满爱。

同样宪政改革的建议也是这样。现在有人反对宪政的提法,其实你要辨析一下,提宪政建议的人到底是害你还是爱你,这是非常重要的。我在今年的《Unirule年鉴》中,写了一篇前言叫“以身行宪”,我说Unirule就是一个宪政实验,宪政并不只是在国家层次才可以实行,在任何层次都可以。基本的道理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和权利的互动的规则,也包含了小道理要服从大道理的原则。我认为我们实行了这样的宪政原则,就从中受益,解决了Unirule自己的问题。如果你拒绝它,反对它,任何一个社会、政府或者政党放弃基础原则,放弃用大道理去管小道理,你认为当下对你有好处,但是其实对你没好处。举一个很简单例子,我看薄熙来的一个粉丝说,“你们对薄书记的审判是不公正的,你们是把他抓起来再找证据”,你们“敬爱的薄书记”不就是这么干的吗?当初李庄律师去重庆帮助薄熙来公正司法,他没有接受李庄律师的好意,反而把他抓起来。这个道理很简单。包括有人讲执政党就是因为不讲宪政,所以就赢了,我说你们没有赢,你们输了,看来你们是胜利者,其实你们是失败者,你们90%的人在文化革命中全都被打倒,并投入监狱。你们没有坐国民党的监狱,却坐了共产党的监狱。你们这个教训是非常深刻的。最典型的教训就是刘少奇。在被红卫兵带走时,他拿了一本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,但这个宪法早已被他践踏了。

    所以我们说正确的话,这正确的话一定不是只对我们有好处,是对我们建议的对象有好处,对社会有好处。所以说正确的话,才使我们的话有力量,才使我们Unirule在思想市场中有竞争力。谢谢大家!

作者: flourish378

经济学家,儒家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