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元野] 黄石:美景万千,蛇河独游|盛洪

2010年7月我到芝加哥大学开会,早就计划好会后到美国西部自驾游览。我们选择从芝加哥飞到博兹曼。这是在黄石以北的一座小城,距黄石有一、两个小时的车程。这是一个很好的路线选择。我的一个同学一直组织在美国的旅游,从来没有想过从这里去黄石。我们在丹佛转机。在等候转机期间,有一个工作人员反复向候机的人宣读一个声明,希望能有人让出一个座位,但是没有人响应。直到我们上了飞机,那个人还到飞机上反复请求有人能出让座位。执着得可以。什么人着急去这个地方?没有人会让。我们已经预订了各种安排,如果不准时到达,将带来一系列的问题。

飞机在博兹曼落地,我们就到租车公司的柜台上去取车钥匙,车在机场外的停车场上。这是我们头一次在国外——美国租车。这是一辆韩国现代公司的车。它有着韩国车的通病,发动机没劲儿。沿路有一条蓝色的河,让我们的驾车很惬意。

开了一个多小时,我们到了黄石公园西门。在附近的超市买了些食品,又加了油,就又向黄石公园方向开。进入黄石公园,太阳已西,又遇到了一段拥堵。路边景色已经很美,在等待时,我们下车到河边照了几张相。最后我们终于到了预订的露宿营地。管理者对我们来自北京还是很惊讶。给我们分配的标准空间是一个约100多平方米的空地,可以用来停车,架设帐篷,旁边有一套粗制的桌凳,大概还有一个烧烤架。营地有公共的洗手间,也可以洗漱和充电。我们用几分钟架好帐篷,就着手准备吃的,当然是比较简单的,虽然可以买些木头烧烤,但我们不想这么麻烦,做了些三明治就打发了晚饭。

吃完晚饭后,有人张罗着要听牧师布道。这里大概是白人游客为主,基本上是基督徒,所以即使在旅游期间,也不能少了宗教活动。我们好奇,也去听了一下,主题大概是环境保护,好象还放了一个片子。回来后就准备睡觉了。我们的睡袋据说能够抗零下八度的寒冷,在昏暗的帐篷灯下我们钻进了睡袋。光很暗,无法看书,也就打破了睡前看书的习惯。这么多年第一次睡帐篷,实在不怎么舒服。不过我们也就住一天,而那些美国游客,大多也许要住上好几天。这里的门票是按车算的,每车25美元,时间是七天。第二天我醒得很早,就起来,一看太阳初升,就到附近的河边去拍照。回来时竟找不到路,因为营地实在太大,有好多个区,我问路旁的人,“五区在哪?”他说也不知道。

早餐后,我们就开始了在黄石的游览。黄石的景观是多样性的。有高山、瀑布、叠瀑、河流、湖泊、草地、树木,当然主要是地热形成的各种喷泉、温泉、蒸汽池、热水潭、泥地和喷气孔。

喷泉有各种各样的。小的就像是一锅开水,大的能喷几十米。不少是间歇性喷泉。隔一段时间喷发一次。只是大多数间歇喷泉什么时间喷发不好确定,如果赶上了是幸运。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老实人泉,它的特点是喷发非常准时,遂称“老实”。公园方面甚至给出了喷发的时间表。所以许多游人在喷发前就在老实人前面围成一圈坐好。我们去的时候已经坐满了人。所以坐得远一些。再下一次喷发,我们坐在了前面。

两天的时间,我们看到了各种类型的地热景观,大小各种喷泉,各种颜色的热水潭,红色、蓝色、类似火山岩浆颜色,红白相间的颜色,等等。不过如果只看颜色,黄石的美似乎很完美,但硫磺味道却是比较刺鼻,直到后来回家以后,还有相当长时间鼻子里还残留此味。所幸我们照了不少像,却没有记录下味道。

大概是第二天上午,我们到了一条河旁,这条河叫“蛇河”,在上游一点的地方有人在飞钓;河上有几只鹈鹕游过,它们上身不动,一派从容淡定样子顺流而下,水流很快,鹈鹕也游得很快,令人忍俊不禁。

河水很清,诱我脱衣下水,在河里游了两趟蝶泳,实在无法与鹈鹕相比。不过游完泳感到浑身清爽。后来我在纪念品商店买了一件印有“Snake River”字样的T恤,穿了若干年,每次穿上都感觉到在蛇河游泳的爽快。

在此之后,我们朝一处山坡草地走去。据说这里会看到更多动物。走到半道,有一个类似信箱的箱子,里面放着一个本子,要求经过的人登记,姓名,电话,还有经过这里的时间。这意味着再往里走就很危险,公园的求助机构会根据这个本子上的信息决定是否去救助。这给我们带来了一点神秘感,还有冒险的兴奋。

走进一片草地,上面开着各种各样的花,非常好看。我让潇潇在草地上躺着照了几张像,她的样子很放松安静。

再往里走,景色有些奇异。太阳当头,色彩鲜明,反差很大。白云,绿树。照了几张像。继续往前走,隐约看到在前面一棵树下有一头鹿,我们蹑手蹑脚走过去,果然是头鹿。当我们靠近时,它就从树下跑开,与我们保持距离,在那里停了好一会儿,我们得以照了几张像。

夕阳西下,我们该考虑晚上睡哪儿。为什么没有事先预订?因为我们对黄石还有点浪漫的想法,觉得黄石这么大,也许会有不少旅馆有空房间。结果跑了几个地方,包括一个露营营地,都没有空房。后来到了一个地方,是个高档院落,有一些独栋别墅,不但价格很贵,500美元,而且经理说要找房主,看来比较麻烦。

我们于是开车向南,出了黄石南门,再走40公里就到了一个叫作杰克逊的小镇,在一个精致的小旅馆找到了房间,价格也偏贵,约150美元。订好房间就出来吃晚饭,得以在小镇转了转,发现这是个热闹的地方,不时从饭馆和酒吧中飘出歌声,大概主要是游览黄石的人在这里住宿。回到房间,看到房间装修和布置得很细心,感叹这究竟是一个家庭旅馆,主人很介意每一个细节,这首先是他们自己的审美习惯,同时也让客人获得享受,他们也享受客人的赞誉。

第二天早上吃早餐,有一个住在这里的美国人问我们可以加入我们的餐桌,当然可以。我们在餐桌上聊了几句,知道他是一个生意人,我也告诉他我刚在芝加哥参加了一个学术会议。吃完早餐后,我们开车向北回到黄石,在半道上突然前面的车变慢了,随后就停下来。才发现前面有一队鹿横穿道路,赶紧拿出照相机,但也没有来得及拍清楚,鹿就过了道路。我们于是将车停在路边,向森林深处望去,那些鹿在不远的地方栖息徘徊,于是抓紧时间拍了一些鹿的照片。

然而再往北走。在黄石的南部,多河流、湖泊,当然也是非常秀丽的美景。以叠瀑为背景,照相很立体。在一个湖泊旁边,我和潇潇脱了鞋,在水里趟了趟,挺凉。

下午,我们向大蒂顿进发。

作者: flourish378

经济学家,儒家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