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横议】遮丑愈丑,自夸堪笑|盛洪

西安人对过度防疫乱象和恶果的批评,使人感到西安还有一丝生气,是疫情中的健康声音,古老帝都的一处亮点。江雪的“长安十日”,叙述比较平实,立场比较中立,并无情绪化的偏激,有些对西安的批评实际上是对事实的描述(2022)。有些人责备江雪只有批评、没有表扬,但她没有义务、也不该对做了本职工作的西安当局进行表扬。然而得知江雪竟被公安机关叫去“调查”,该文又在数日后被删除,倒觉得这是西安更大的污点。压制对问题真相的揭露和批评,比被批评的事情更加丑陋。套用毕加索就《格尔尼卡》回答纳粹的句式,西安当局诬为“抹黑”西安的文字乃是它自己的“作品”,但压制对此等事件的揭露和批评更让人厌恶和恐惧。因为不让人们知道错误导致恶果,就会继续错误,导致更多恶果。

宋汶洮先生所写“西安百姓的悲哀:为什么有人不惜违法、冒死也要逃离西安?”初步分析了逃离西安的“铁人三项”(维舟,2021)的原因;并对当时西安乱象做了比较全面的评论(白马非马,2022)。不想这篇好文章很快就被西安当局指责为“传播严重不实谣言”(《九派新闻》,2022),宋先生所在机构中国侨联决定将他撤职。但它们没有拿出事实来反驳宋先生的“谣言”。能在网上看到的西安官方的隔离政策,大约收费在每天300元到500元之间,只有地铁密接者才予以免费(《金网》,2021)。所以宋先生所说5000元大致不差。其实提到“谣言”,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李文亮先生。他与其它七位人士在2000年初被诬散布“谣言”,后来证明是真相。其实,如果真是谣言,也没有必要删帖和撤职,即没有必要动用暴力(权力后面就是暴力)。语言完全可以用语言来对抗。如果当局说的是真相,完全可以用文字打败宋先生的“谣言”。

对于来自普通民众的抱怨,西安当局或采取直接批判的方式。西安作协主席吴克敬撰文批判抱怨没有早餐和卫生巾的女子。他先是赞扬了两位防疫的女性,说其中一位忙得连头发都来不及扎,然后就批评抱怨的女子“太矫情”(寻味旅途,2022)。他没想过这一叙述自相矛盾。如果前两位女性代表的西安做得真好,怎么会出现这位女子没有早饭和卫生巾,打了多个防疫机构的电话没人接的情况呢(《网易视频》,2022)?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西安现在这种用行政替代市场的防疫模式本身就效率极低,即使官员和防疫人员忙死也无法做出市场轻而易举做到的事情。女子的抱怨恰恰暴露了这一防疫模式的问题,是对西安当局更严厉的批评,她难道不是立功了吗?如果如吴克敬所希望的那样,这位女子闭上嘴,没有人知道西安有这种问题,以致更多的问题出来,难道就好了吗?吴克敬立刻遭到了网友的唾骂。

对于因西安过度防疫而饥饿难忍,“违反”了西安当局强加的“防疫规则”的人,西安当局决定予以“示众”。那个“志愿者”强迫买食品的居民“检讨”的视频,其本意是想羞辱那位居民,然而适得其反,真正招致耻辱的是那个强迫他做“检讨”的“志愿者”。因为大家都知道,在这种强力胁迫之下,那个检讨的居民一定不是自愿的,而非自愿的陈述没有任何真实性。而这个“志愿者”也不忌讳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威胁的话,迫使该居民改口说“有吃的”,而“有吃的又要买吃的”的行为不合逻辑,这就是滥用权力的人可以不顾逻辑。这恰恰在世人面前展示了他们滥用权力侵犯人权、操控舆论的丑行。因而,这种压制批评的作法的效果是负面的。这使人们推测,大量羞辱民众、歌颂他们自己的视频也是在这种强迫之下摆拍的。

终于,西安当局为了全面剿杀对它的批评和对它不利的真相,给西安市民发了一封带有威胁口吻的短信。其中威胁说“不允许发各种疫情期间小道消息、马路新闻、小程序、链接、疫情视频,尤其是负面新闻”,否则“群就会被封掉”(糙哥,2022)。这是一个公然违反宪法的信息,西安当局竟敢发给成千上万西安人,不怕留下删不完的证据。用一封短信否定宪法规定的表达自由(第35条)和批评政府的权利(第41条),它怎么会如此狂妄?因为表达自由是所有宪法权利的前提——如果权利受到侵犯不能说出来,也就不能得到救助。反过来西安当局的作法就是在挖宪法的根基。而从技术角度看,西安1300万人,微信群无数,它要监视所有的微信群,并当出现它所说的“负面信息”时就删掉或封群,将要部署多少人力物力?如果将这些资源用来解决“负面信息”所反映的问题,真正解决问题,岂不要好很多?

西安当局一方面压制批评,而在另一方面又人为地制造对自己的表扬和感谢。一个视频显示,在西安有两个工作人员给一居民送菜,菜递过去不松手,旁边提醒说“那个话呢?”,该居民赶忙说“感谢政府,感谢政府”。凭老百姓的常识,做好事不能要求别人感谢。更何况政府不是做慈善,而是在做它应该做的事情。对于政府提供的服务,民众已经付了钱——纳税,并且价格(税率)还偏高,宏观税率高达51.5%(盛洪,2018)。老百姓为什么要感谢它呢?谁听说到商家买东西还要感谢商家呢?都是商家感谢消费者。更何况,西安的这个“商家”提供的服务并不好。老百姓的吃菜需求是它“创造”出来的。如果不强令关闭超市和便利店,老百姓早就自己解决了。在一个法治国家,政府利用在位优势赞扬自己就是“政治不正确”,并被法律所禁止;在中国大陆也岂能大行其道?

更重要的是,西安当局的这种作法甚至在毒化西安民众的精神气质。另一个视频显示,有一群西安人,在一些蔬菜前面跪下,一边磕头,一边口念“感谢政府,……”(《芷于盛夏》,2022)。中国自古就有不吃“嗟来之食”的传统。虽为乞丐,宁饿不失尊严;虽要施舍,也不能有丝毫傲慢。况且这些西安人本不是乞丐,而一向丰衣足食,只是西安当局的过度防疫,人为中断市场供应,才造成食品蔬菜断供,它组织的配给,远不如市场机制,不足以弥补它的错误于万一,却抓紧机会让居民“感谢”。一方面在毒化居民文化精神,而另一方面是扭曲自己的良知。它们以为自己提供的服务不是应该履行的义务,而是对民众的恩赐。这种心理是对它们真实位置的颠倒,因而不可能做好政府的服务。

西安当局的心灵扭曲在处罚两家医院时登峰造极。它惩罚在某天拒收一个病人的方法,是强制医院在三个月时间里拒收所有的病人。这个处罚立刻遭到各方面的质疑。处罚要弄清事实,医院拒收病人显然和来自上面的行政“死命令”有关。这本是西安当局自己的错。处罚的目的,不是要证明谁错了,而是要纠正错误的行为。但西安当局用更大的错误去惩罚错误,显然违背了社会奖惩的初衷。处罚背后的价值观,是为公众提供更好更充分便捷的医疗服务,而西安当局的这种惩罚,暴露了与拒收病人“死命令”同样的逻辑和价值观,在西安医疗资源因防疫已经很紧张的情况下,它根本不在乎西安民众的就医困难,他们的健康和生命。这个令人震惊的处罚一出台,就引起了极大的恐慌。许多已经在医院里有预约或做常规诊疗的病人立刻乱做一团(苏惟楚 师捷,2022)。播放这一决定的《央视新闻》微博评论区大翻车,不仅西安人口诛笔伐,还引起了远超西安的普遍的反感和蔑视。

实际上,所以这些问题和现象,归根结底就是一个问题,是否遵循宪法第35条,保障公民的表达自由。西安之所以在疫情两年后还重复武汉一开始的错误,就在于在整个制度环境中,违反宪法、压制对问题真相的揭露,以致已经出现的问题被掩盖,这不仅有害于武汉,也遗害于其它地方,因为它们更无从知道武汉已犯的错误。它们更可能从武汉汲取反面教训,即做得不好出现问题就删帖、派警察去训诫,甚至将人抓起来。这种不解决问题,而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的作法,在他们看来似乎很有效。因而不少地方当局不仅不解决已经存在的问题,反而越来越肆无忌惮地侵害民众的权利。这种情况已经存在如此之长,以致行政官员们已经形成了蔑视公民权利、无视道德底线的心理定势。完全无视政府本是为保护公民的宪法权利而设立的,反而将压制公民维权行为视为自己的本职工作。

前些日子中共山东省平度云山镇书记王丽在威胁上访者时说,“我有一百种方法‘刑事’他儿子”,“举全平度之力,我们无论是从武力物力人力财力精力,都耗地起他。”最可怕的还不是她声称的手段多毒辣,态度多嚣张,而是她的观念有多扭曲、颠倒。当她说她有资源能“耗得起”时,似乎这些资源都是她自家的。其实这是平度的公共资源,其正当用途是保护公民的宪法权利的,她却用来侵害公民的宪法权利——自由表达和请愿权。这是完全颠倒了她的义务和职责。她的工作目的,她的存在就是对民众的威胁,也是对政府合法性的颠覆。不要说一个政府官员,就是作一个普通人,她都是没有道德资格的。

其实,王丽似乎是一个极端孤例,但她这种观念在官员中是很普遍的。这种观念在西安过度防疫的过程也普遍显现出来。就是主仆颠倒,权力来源倒置,权利义务逆向行使,将公共资源用于压制批评。王丽之敢于这样说,是因为她已经习惯于这样说;她之所以习惯,是因为制度环境允许甚至鼓励她这样做。 我们知道,好的制度激发美德,而坏的制度就会唤醒心中的恶魔。王丽作为一个人,如王阳明所说,生来就有良知,只不过在这种制度环境浸润时间太长,良知已经完全被遮蔽了。并且,在坏的制度环境下,卑劣小人会被选中。如孙毅安先生所说,把在村口,以防疫为名限制村民自由的就是打工都没人要的二货。在西安疫情中滥用权力限制居民自救,趁机将菜价抬高到400多元一筐,并叫嚣“饿死你们这些穷人”(紫禁公梓,2022);殴打出来买馒头的居民,等等;都是在过度防疫名义下,“得志便猖狂”之辈。

其实,最高明的宣传就是不宣传。所谓“宣传”,就是说自己好。一旦自己表扬自己,可信度就要除以100,甚至要在前面加一个负号。不宣传的最好方法就是努力干好自己的工作。让别人去说。发自内心的真话才最有价值。如果别人批评也没关系,甚至更好。首先表示该当局遵循宪法,保护公民表达自由的权利,是一个很正面的形象;其次如果批评得对,“吾则改之”(《左传 ∙ 子产不毁乡校》),这就会使工作做得更好,更有可能获得民众的赞许。不过现在西安当局的看法是颠倒的。它将对西安当局的批评一概视为“抹黑西安”。其实这种说法是混淆概念并颠倒黑白。西安是指西安整座城市,包括它的全体民众。而网上的批评主要是批评西安当局过度防疫恶化民生和侵犯民权。这种批评恰恰是指出西安的污点,然后就有可能将污点擦掉。这是擦亮西安的行为。而压制批评,否认污点的存在,进而不去擦掉污点,反而会制造更多的污点才是“抹黑西安”。

据吉本的《罗马帝国衰亡史》,当罗马皇帝卡拉卡拉杀害其弟,又要求法学家帕皮尼安写其弟的罪案时遭到拒绝。帕皮尼安说,“为弑亲罪辩护难,难于犯此罪行。”同理,当人们看到西安当局及其相关力量用“训诫”,“撤职”和批判对待批评时,只能觉得这比西安乱象本身更丑陋;一个被删的贴所留下的空白就是对压制批评丑行的最赤裸的展现。当人们看到西安居民“感谢”当局的视频时,不会产生对西安当局的敬意,不会对西安现状感到安慰,反而觉得是一个笑柄。我觉得,西安当局坚持这样做,是其宣传审美出了问题。人类学家说,脸红是人类道德的开端,它是羞耻之心的生理反应(博姆,2015,第151页)。是什么压制住了西安当局的人类本能呢?缺少基本道德价值,就会在行为中处处违宪,步步出错;并且在做了错事以后,掩盖错误的手法就是张扬错误的手法。

反过来,我们会更珍视自由表达的原则。没有它,不仅不能纠正错误,改进公共治理,而且会毒化民族的文化精神,扭曲公务员心灵,败坏防疫队伍,最终也并不能使压制表达自由的人变得漂亮,反而使他们显得更丑陋。当局把让人们闭嘴的理由说成是“顾全大局”,我们需要指出的是,这个“大局”,不是保卫宪法原则的大局,也不是保护公民权利综合利益的大局,而是某些行政机构官员自己官位的大局,这是靠偷换概念进行的欺骗。我们暂不争论“清零”模式的优劣,不过如果西安当局非要把违反宪法第35条、压制批评作为防疫“大局”的一部分,那么我可以断定,这个模式一定不能成功。因为压制自由表达至少会让我们不知道“是否清零了”,更何况它又会妨碍防疫机制的改进。而人类社会所有成熟的制度都是在试错中长成起来的,如果缺少信息反馈机制,防疫机制就无法通过纠错改进成一个接近完善的机制。

而不遵守宪法第35条,一意打压真相和批评,西安的事例证明,只能是遮丑愈丑。其实,对于事实和言论一直存在着两阶看法。人们一般都会多看一步。当人们看到一篇文章被屏蔽或删除,他们不会认为这篇文章所批评的事情不存在或者是“谣言”,而是觉得这种屏蔽或删除行为本身是更严重的违宪问题,只能说明还有很多类似的事实没有被揭露出来,更加重人们对问题严重性的猜测。同理,如果压制信息者只因删除了对自己的直接批评而感到高兴,就是不正常地目光短浅;如果它能够多看一步,就会想到,幸亏问题暴露了出来,使它得以想办法加以解决,从而使公共服务得到改进,也避免了其它地方再出现类似的问题。而具备这种眼光,不需要多么高深的学问。因为中国早就有“言者无罪,闻者足戒”(《诗经 ∙ 大序》)的古训,在今天表达自由更是一个社会的首要规则,谁要是违反这一规则,终遭惩罚。

参考文献

《金网》,“西安隔离自费还是免费 西安隔离14天费用多少钱?”2021年12月17 日。

《九派新闻》,“辟谣丨微信公众号文章《西安百姓的悲哀:为什么有人不惜违法、冒死也要逃离西安?》传播严重不实谣言”, 2022年1月5日。

《网易视频》,“西安女子集中隔离哭着要卫生巾,称不想‘血流成河’”,2022年1月5日。

《新浪微博》,“西安医院拒收男子猝死的事情解决了:把爆料人的号封了!”2022年1月12日。

《芷于盛夏》,“蔬菜到了!西安市民惊呆世人”,2022年1月4日。

白马非马,“西安百姓的悲哀:为什么有人不惜违法、冒死也要逃离西安?”微信公号《清风明月楼》,2022年1月2日。

博姆,《道德的起源》,浙江大学出版社,2015。

糙哥,“疫情复燃,西安防疫模式会在全国推广吗?”,微信公号《 一慈苇航》,2022年1月6日。

江雪,“长安十日”,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1wEgqbX-vhfx2zOrNc-4lQ

盛洪,“政府空间膨胀,利润空间殆尽”,《金时中文》,2018年9月30日。

苏惟楚和师捷,“西安两家医院停业整顿 患者和医生决定上网求助”,微信公号《偶尔治愈》,2022年1月15日。

维舟,““铁人三项”逃离管控的悲喜剧背后,西安人的苦谁能懂?”《传递价值资讯》,2021年12月31日。

寻味旅途,“西安作协主席吴克敬抗疫随笔:《扎在长发上的橡胶手套》”,《腾讯内容开放平台》,2022年1月7日。

紫禁公梓,““看不起你们穷人,饿死你们!”愤怒!”,《新浪看点》,2022年1月1日。

2022年1月17日于五木书斋

作者: flourish378

经济学家,儒家。

One thought on “【横议】遮丑愈丑,自夸堪笑|盛洪”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