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忘言山房】越描越黑|盛洪

2021年8月23日,我收到来自北京市昌平九渡河镇“人民”政府寄来的一封信。题目是“北京市昌平区九渡河镇政府撤消行政处罚决定书(补发)”。其中说到,它撤消它上一年3月23日贴到我小区门口的威胁进行非法强拆的《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》,理由是它后来发现,这事不归它管。随信的一个“说明”说,该镇政府已于2020年7月20日已经做出这个决定,并向我发出,“鉴于此前”我可能没有收到这个“撤消决定书”,所以向我补发。

刚看到这封信,我有点莫名奇妙。静下心来一想,原来在此之前,7月27日昌平法院通知我,要我到法院办理立案手续。办理了手续以后,我又于8月13日在网上交了诉讼费。至于什么时候开庭,法院窗口办事人员告诉我“等通知”。而这个诉讼是我于2020年3月底提起的行政诉讼,针对的是3月23日该镇政府的威胁非法强拆的那个《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》。这个诉讼在一年四个月后被立案,虽然法院早已过了合法立案时限,也还算是一个倾向于法律正当程序的举动。

现在可以明白九渡思考镇政府的来信是什么意思了。眼看开庭在即,此举大概是想逃避法律裁决。在附信的“行政答辩状”中,该镇镇长肖东亮称,由于该镇已经撤消了提起诉讼的对象,《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》,所以我的诉讼基础已不存在,请求法院驳回我的诉讼。我问律师的意见,答曰,“过两天法院就要来做你的工作,让你撤诉了,但是对不起,我们坚决要诉,我们要请求法院确认他违法。”

九渡河镇的这个举动,除了要逃避法律裁决以外,恐怕还有一个动机,它将它撤消它的威胁非法强拆的《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》的日期推早到2020年7月20日,这恰是在它在7月28日野蛮攻入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社区,并非法强拆了我们的家园之前。这大概是逃避它违反《行政强制法》第44条的惩罚,该条规定,在被强拆当事人提起行政诉讼或行政复议的情况下,不得拆除。

可是它这样做有很大漏洞。它要想证明它2020年7月20日就发了这个“撤消决定书”,就必须拿出它快递或邮寄的证据来。如果没有,就说明它当时没有什么“撤消决定书”,也无从发出。另外,它若做了这一“撤消决定书”,涉及的当事人不仅我一家一户,而应是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的所有业主或居民。然而我问了几个我的邻居,他们没有收到这样的“撤消决定书”。这显然是针对我的这个个别诉讼做的假。

如果该镇政府为了逃避当下的法律裁决,为了减轻它违法的严重程度而伪造公文,它就是越描越黑了,又增加了一个罪名,“伪造国家公文罪”,这是要处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。如果一个政府行政机关滥用权力,侵犯公民权利,基本罪行已经犯下,用机巧是逃避不了的,况且这个机巧还这么拙劣。

11月11日,怀柔法院有人打电话给我,问我“为什么九渡河镇撤消行政处罚后还要继续诉讼”,我告诉她前面的怀疑,和我的律师坚持诉讼的态度。并告诉她,如果该法院对九渡河镇的作假行为予以配合,可不是明智之举。它的负责人应该是学法学出身吧,他应知利害。

2021年11月12日于五木书斋

作者: flourish378

经济学家,儒家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