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治国】财富分配不公平的原因是垄断和滥用公权力|盛洪

盛按:最近看当局称要“共同富裕”,“合理调节过高收入”,“鼓励企业更多回报社会”,有些担心。这些话不算错,但是由政府说出就错了。因为政府因其巨大规模和强制性,一旦“鼓励”什么,或要求人们“自愿”做什么事,会导致对“富人”或“企业”的巨大心理压力,打破“回报社会”的自愿性质,助长劫富济贫倾向,最终压抑人们创新和勤奋工作的激励动机,使经济增长失去动力。历史告诉我们,在政府强大压力下形成的政治运动,如农村集体化运动,公私合营运动中,“自愿”是什么意思,那跟“强制”没什么区别。所以,即使在社会慈善和捐献领域,政府仍应该谨慎持中立态度。更令人担忧的是,政府打着“调节过高收入”的旗号增加税收,从而增加政府及其官员的收入,就完全是恶化收入分配状况了。一个社会的富裕程度与这个社会对富人的包容程度成正比。下面是十年前的答记者问,涉及这一问题。

《审计报》记者:请问,在”十一五”刚刚过去不久,中国成为位列世界第二的经济大国,您如何评价这个事情?

盛洪:这是中国经济向正常状态的回归。据著名经济史学者麦迪森的研究,中国历史上相当长的时间里都是第一大经济体,十九世纪中期以后,即使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,仍是第一大经济体,只是近代有那么一段时间衰落了。现在中国人口基数这么大,这个数字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。

记者:财政部在今年1月20日发布的信息显示,去年12个月累计全国财政收入83000多亿元,比上年增长21.3%。这是我国财政收入首次超过8万亿元大关。您怎样看这个问题?

盛洪:单看83000亿本身没有太多信息,关键是看比例。现在财政收入每年增长20%,而GDP增长只有10%左右,就是说财政收入2倍于GDP的增长。财政收入的比重越来越大,这是个令人担忧的问题。财政收入应当有一个恰当的规模,而且随着经济体总量的增长,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应该相对下降才对,因为公共物品的供给有一定的规模经济性。所以财政收入增长的速度应该是低于CDP的增长速度。况且,83000亿还不包括大量的预算外收入、大量的”土地财政”。所以政府占用的资源太多了,而相对来说,非政府部门如企业、家庭、个人掌握的财富就会更少。实际上,非政府部门掌握资源才能更好地发挥生产积极性,更有效率。在财政收入规模上,应该是社会需要多少公共物品,根据这个需求来决定财政支出的多少,再决定财政收入多少。现在的情况实际上是决定好一个税收比例,由于经济增长以及收税的效率提高,财政收入增长比GDP增长还快,这并不意味着政府需要这么多钱。但是有些政府官员认为这些是他们应该花掉的钱,所以有政府部门到了年底突击花钱的事情,这背离了政府为社会服务的宗旨。由于存在着财政支出刚性,本是应该受约束的财政收入增长就压不下来。

记者: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,2010年国有企业累计实现利润近2万亿元。应该说,这是多年的改革开放条件下取得的成绩。民营企业也有发展,但发展水平还不怎么稳定。我们应该怎样看待中国企业的发展?

盛洪:国有企业的利润不是”真”的利润,由于国企占据垄断的、排他的地位,滥用公权力排斥其他民营企业的竞争,无偿占有国有土地,而不支付地租,以及获得非常明显的贷款优惠。再如石油开采权,如果按市场自然资源租金交纳的话,每吨要付400到500元的租金,他们实际每吨交30元,这个少交的部分,少支出资金的就变成了这些国有企业的”利润”。我们最近完成的一个研究报告证明,剔除应该交而没有交的地租、自然资源租金及获取的贷款优惠,从2001年到2008年国企实际上从整体上是亏损的。国企所处的垄断地位还与包括民企在内的整个社会有冲突。2010年上交的利润额是非常少的,只有3%。有哪个股东愿意你一年只交3%的利润?而垄断企业的平均工资5至10倍于社会平均水平,这并不是他们辛勤劳动所得,而是侵占了社会的财富。民营企业从80年代改革开放开始有过长足发展。这几年发展受阻,就是因为”国进民退”。国有企业不仅占据和垄断资源,在购买领域也存在垄断。不少民营企业的产品是给大国企配套的,一些国企在这方面制定买方垄断的价格,也使民营企业受损。要解决上面说到的这些问题,根本的措施就是要改革国有企业制度。原来提出”从竞争性领域退出”是不够的,还要从垄断行业退出才行。国有企业的设立应有特定的目的,就是提供某种特殊公共服务,既不宜于用政府的形式提供,也不宜于由民营企业提供的公共服务,并要制定非常严格的设立条件,由立法机关来严格控制,一定要限定在非营利领域才适宜。所以国企应从营利性领域中退出,这些国企在营利性领域的部分要逐步民营化。

记者:有消息说,中国10年内将成为全球最大奢侈品市场,而且,最近”中国买家横扫全球房产市场”,因此有人说中国人”钱多人傻”。”钱多人傻”这种现象说明什么?我们社会对财富的认识、对财富的态度是否存在明显的问题?您怎么看公民群体的财富状况?

盛洪:实际上只是中国一部分人的钱多。”钱多人傻”的人与一些国有企业的钱来得容易有关;不是辛勤劳动、不是创新、不是技术发明所得;而是因为垄断地位,因为不支付应支付的成本。这么多钱,实际上不是好来的。当然,也有民营企业的钱也不是好来的,比如通过行贿政府官员获得垄断地位或低价获得资源开采权。因为中国人多,其中的一部分人有钱,这些有钱人也是一个很大的群体。如果分配是比较公正的话,不会有富得邪门的那种情况,比如有些开发商很有钱,是通过低价买土地而来的。正是钱来得容易,所以花的也容易,花得也不那么聪明。所以”钱多人傻”是可能的。中国很多老百姓并不是很有钱,这正是分配不合理造成的。老百姓的收入肯定是提高了,收入都在增长,但增长速度不够快,没有随经济增长同比例地增加收入。GDP增10%,老百姓没有增加这么多,因为有的人依赖于垄断权,增加了20%。当然,中国人财富多了,到世界各地去消费,这是对世界经济的贡献,因为消费是经济发展的动力。因而中国消费者为世界创造了市场,创造了收入。但是,中国人的消费偏好、取向也影响产品发展的方向。如果消费者喜欢粗俗的东西,就会有人提供粗俗的产品,比如说赌博和色情。消费者喜欢高雅的、艺术的东西,就会导致这类产品增加。所以中国人应该考虑收入增加后,怎样提升自己的品味,促进世界文明的发展,使这个世界因为中国的影响走向更为文明的境界。

记者:中共中央关于”十二五”规划的建议提出”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”、”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”,在您看来,未来五年里要通过什么途径来实现?

盛洪:初次分配是根本的、基础的,初次分配中应该是市场的、公平竞争的规则。提出”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”是要在初次分配机制下实现,在农村劳动力转移结束后,劳动报酬必然要提高。目前应首先强调完善初次分配的机制,要打破垄断、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。要解决这个问题,重要的是所有人的产权都要得到保护。大的产权要保护,而小的产权才最应该得到保护,要从保护成千上万的小规模产权开始。如果市场竞争是公平的,产权受到很好的保护,收入分配这个问题就会得到很好的解决。然而,我们应该慎用收入的再分配机制,即政府介入收入分配,这可能会导致寻租和腐败。

2011年3月9日

作者: flourish378

经济学家,儒家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