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治国】政府要中立,操纵不可容|盛洪

政府要中立,操纵不可容

2015年10月28日在「股市行为与市场规则」研讨会上的演讲

盛按:这是6年前关于股市的演讲,题目是后加的。这个题目适用于整个政府的行为。因为政府不仅体量巨大,具有权威性,而且有强制手段,一旦采取非中立政策,甚至仅发表有倾向性的言论,也会对市场和社会造成冲击。而市场和社会的规则是,让千万个分散的个人决策,他们的决策互相影响和对冲,最后形成一个均衡的价格或习惯,各种不同甚至对立的因素在这一规则下全被消化进去,也避免了极端或偏颇的情形。而政府这个庞然大物一旦采取非中立立场,就会打破这一均衡,造成很大效率损失或侵害。即使政府想做“好事”,也会因其性质而“办坏事”。例如宋代王安石的青苗法,本意是帮助穷人借款,但一旦成为政府官员的政绩考核,就难免出现强制借款的现象,结果将民间搞得鸡飞狗跳。减少学生校外补课负担,和减少学生沉迷网游本是“好事”,但让政府做就可能变成坏事。因为这两件事都不是绝对的好或坏的问题,而是程度问题。怎样把握恰到好处,是应该让民间的不同利益集团之间互相博弈,如家长集团与学校集团之间互相博弈,政府不要出手。政府应该做的,是反省为什么会出现校外补课的恶性竞争,这本是糟糕的“一考定终身”的考试制度造成的。政府应该考虑怎样改革考试制度。(2021年8月7日)

今天听了一天非常有收获,而且很多观点跟大家都有很多重叠之处。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,我简略谈一下我的想法。首先是对政府的表现我们有很多批评,我觉得第一个批评就是政府明显的表现得不中立。这好象特别奇怪,本来政府应该是一个中立政府,他对熊市还是牛市不应该有倾向性,因为他要珍惜市场表现出来的自然状态。但是很可惜。以前尽管很多政府官员都情不自禁的喜欢牛市,但是一般来讲都比较自律,但是这次好象政府的风格跟以前几届不一样,以前几届基本上还是比较低调。这届政府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张扬,公然地去鼓吹牛市。这一点让我很惊讶。另外,在救市的时候,刚才左类蕾和杨帆也说了,都公然说我要救市,要救到哪个点,在我看来这些都是政府之大忌,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点没有意识?后来还有一个消息说证监会召集券商商量什么时候退市,这是证监会明显不尊重市场,这个市场到底什么价位不是市场决定,由它决定。

    后来在追查的时候,只追查“恶意做空”。刚才也有人谈过“恶意做空”。恶意做空是有,但是这句话不对称,应该同时有“恶意做多”,因为做空的人不会单纯做空的,做空的人一定做过多,股市不振荡他不会赚钱,所以只讲恶意做空,不讲恶意做多是错的。今年4、5月份的时候我就感觉很不正常,上午田利辉说的现象,我跟他有同感,古今中外没有见过这样的股市,两三天股市就振荡,过去觉得股市振荡1-2%了不得了,6%、8%是没有听说过的,非常大的振荡。这是为什么?应该说有人在所谓恶意操作,但是关键在于不仅是恶意做空,还有来意做多。因为一个股市如果只有恶意做空的话,只是单向的,不可能的。所以从这点来讲,能看到政府的倾向性,它的不中立。

    第二,刚才有几个人谈恶意做空这个事情。什么叫恶意操作?这与正常的市场交易有什么区别?我觉得有一个区别。比如说我们有买卖的手段,我们可以做空,我们还有融资融券,这些手段都是合法的,什么样的操作算是善意做空或者合法做空,什么是恶意做空(当然包括恶意做多)?我觉得其实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别,就是是否操纵股价。刚才左小蕾也谈到了一点,就是索罗斯这些对冲基金在香港。其实在美国也是一样,高盛也被罚过,就是在2009年的时候,他的罪名也是恶意做空。“恶意”就是说你这个操作影响了价格,所谓自然的操作是指你不影响价格。当然,这个之间不是完全能分开,但是大致能分开。比如说你把股价拉高到什么程度?这个拉本身就是错的。所以这叫恶意,这就使得股市价格不是自然的价格,不是真实价格,是人为的价格。所以这是比较好判断的。

但是我觉得可能证监会没有这么判断。而且包括公安部门进来,他更没有这方面专业知识。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分水岭,就是什么叫做恶意,什么不是恶意,就是你是不是在影响价格。经济学在这方面其实都有很多讨论,经济学反对垄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,就是垄断是影响价格的,就是垄断行为是影响价格的,所谓恶意做空和恶意做多,操纵股市,最重要一点,它跟垄断很相似,就是你的交易规模足够大以后,你是可以影响价格的。这个就是恶意,这是不允许的。所以左小蕾谈很多对冲基金的操作,我是有同感的。因为我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,我写过一篇文章,关注过这样一个问题。其实对冲基金这个词,hedge fund,就真是对冲,对冲没有任何投机的意思,就是把风险对冲掉了。但是,很多对冲基金,包括像索罗斯的量子基金等等,他是靠对冲基金的一种性质,就是他用期权期货的某种杠杆特性,用小资金撬动大的交易量影响价格,这是有问题的,我一直说这是错的。所以这是第二点,我们要区分什么是恶意,什么是善意,或者什么是正常市场交易,什么是恶意市场操纵。

第三,如果我们知道这个区别,我们对这次股市异常和后来的股灾,可以非常清楚判定事实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的股市交易全有纪录,这是别的交易不大好实现的,股市交易都有纪录。我们现在在淘宝上买东西也有记录。这个记录很清楚,谁在买,谁在拉高价格,谁在做空价格都是很清楚的。非常简单就能判断。当然这是技术性问题,你把数据库调来,我们可以做这样的事情。

第四,如此容易判定的事实,现在没有判定。我们经常看到什么?有的小盘,就是一个股民,大概是一千万,最后被逼的抛售,因为他要平仓,结果他担心他被视为恶意做空,我觉得这很可悲。这种恶意做空绝不能找到只有一千万的盘子上,没有可能。肯定是大资金,不是大资金怎么影响这么大的股市动荡呢?我们只有一个结论,就是这样一个监察机构避重就轻,他没有抓真正该抓的人,而真正该抓的人都有记录,我们完全能看到,分分钟就能看到,为什么没有?

第五,证监会履行了职责吗?它的职责是什么?可以说它没有履行它的职责,因为它没有抓真正的大老虎。为什么?这里我打一个问号。真正的大老虎有足够大的政治力量,让它不敢管。这就是问题。今年股市的大振荡时它管了吗?所以,这个股市背后其实是一个政治结构问题,有个什么公司老总,有个什么散户,他们都是小萝卜头,真正的大老虎在后面。

我看了一下数据,银行持有的股权资产今年大概比去年同期最多增长了5万亿,这个数字约为股票总市值的1/10,足以引起股份动荡。这个钱就是从银行进去的,而这个钱不是从大银行,而是从中小银行进去的,这个线索非常清楚。谁从银行拿的钱?都非常清楚,银行都是有记录的,非常清楚的,不是小股民,小股民能翻起多大浪?根本不可能。所以最重要的是宪政结构问题,就是行政部门为所欲为,毫不避讳,好象不存在法律。这可能是最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 所以有关股市这次异常和股灾,有从经济学分析,也有从法学分析,当然我都非常同意,但是我觉得应该从更大的格局看这个问题。我刚才讲了“喜欢牛市”问题,其实所有政府都喜欢牛市,无论中国还是美国,那是肯定的。但是区别在于有些国家还是有些约束的,我喜欢牛市,我想刺激一下,但是还是有约束的、有障碍的,不能放开手脚去做。有一些人有大资金,和牛市的愿望相同,就可以放他们去做。其实这个结果就是你把市价拉起来,它就会跌下去,从来如此。所以,从最高的政治领导人来讲,一定要心情淡然,不能被政治虚荣心冲昏头脑,结果就是这个结果。你冲昏头脑,也蒙住了眼睛,看不清机构的操作是什么,他可能是投你所好操作。所以这个错误就叠加起来了。

作者: flourish378

经济学家,儒家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