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学者说书】盛洪谈《礼记》(上)

盛按:制度经济学家为什么要研究礼?答曰:礼也是制度。礼不是强调等级的吗?答曰:礼包含更宽泛的内容,从民间习俗,仪式,到国家组织,只有很小一部分强调等级。并且等级也有积极的意义,这就是规定上限。现在我们名义上讲平等,但实际上特权没有上限。鲁迅不是说,礼就是“吃人”吗?这是当时文化过激主义的产物。鲁迅在相当长时间里占据教科书,这种看法在很多人头脑里扎了根。礼不是没有问题,但过激地否定礼,替代它的是法律,这是强制性的手段,是更坏的替代。因为否定了家庭、民间的礼,多年来多抓了多少人,多杀了多少人。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说某种东西坏,要看到替代它的东西是什么。

李亚平主持《学者说书》

作者: flourish378

经济学家,儒家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博主赞过: